资本对权力的新诉求——精英共和

作者:何清涟

在中国那权力与资本共舞的世界里,资本向来居于依附地位。不过,资本的政治地位也分三六九等。国有资本是CCP的“亲生儿女”,与党的命运休戚相关,生死与共。非国有资本则被权势集团视为“螟蛉子”,但待遇也有等差。不仅外资与私营企业的待遇有别,即使都是外资,也得看其母国是什么神圣。尽管如此,精英们的处境与平民相差还是很大,因此从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政治、经济与知识精英三者结成联盟以来,精英们基本上是各安其位。即使小有抱怨,也在“两会”这种地方消化于无形。 Read more of this post

Advertisements

中美“婚床”的裂缝将有多宽?

作者:何清涟  

哥本哈根会议之后,中美关系风波迭起。从Google事件、对台军售,直至奥巴马准备接见达/赖/喇/嘛,所有过去美国为顾及中共政府情绪而暂时搁置的事接连推出。这些事情与去年开始冒头的贸易保护主义结合在一起,使中美关系面临越来越多的困难。一向慎谈政治的美国在华商界人士对中美关系前景也持悲观态度,欧亚集团甚至将中美关系列为2010年全球十大风险之首。  Read more of this post

政府为何要污名化Google?

作者 : 何清涟,

發表時間:3/26/2010

在中美关系不断冒出各种气泡之时,Google总部于3月22日发表声明,中止在中国的服务并借道香港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服务。

尽管声明迟至22日才发出,但此前种种迹象表明Google退出已成定局,因为3月12日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长李 毅中的答记者提问,以及后来新华网与央视新闻网上接连发表的三篇污名化宣传文章都透露出了这一信息。 Read more of this post

中国——立足于沼泽地上的泥足巨人

作者:何清涟

最近中国当局一系列强硬举措让国际社会看到了中国正在“崛起”:首先当然是在哥本哈根全球气候会议上的张狂与说“不”之举震惊了全球;其次是圣诞前后罔顾国际舆论,对好几位异议人士判以重刑;三是不顾英国的再三请求,对一名贩毒的英国公民在未做精神鉴定的情况下执行死刑。尤其是哥本哈根会议期间的24国首脑举行会议之时,中国只派出外交部二等官员出席并与美国总统欧巴马相对而坐这种“天朝上国”气概,使世界不得不重新检讨国际政治版图的变化与趋势。  Read more of this post

知识产权保护-中国产业结构转型的瓶颈

作者:何清涟    

今年中国的“两会”有几大主题,转变经济发展模式是重中之重。但什么才是转变经济发展模式的关键,则各有说法。

广西省近两年承接了不少来自珠三角的劳动密集企业,去年GDP增速居全国第五,该省的“转型”就是让这些企业在本地“安家”;而广东省的苦恼是低成本优势不再,“腾笼换鸟”这一“经济战略构想”出台虽已3年之久,结果是旧“鸟”陆续飞走,鲜有新“鸟”来栖。北京大学教授、国家纳米科学中心副主任朱星在两会的发言中认为,中国过去20年在关键科学仪器的创新方面,逐步丧失国际竞争力,严重依赖外国技术。 Read more of this post

政府调节收入分配为何总是失灵

何清涟

“民富国强,众安道泰”——东汉赵晔:《吴越春秋》

在今年中国的“两会”上,温家宝总理表态,调整收入分配制度将从三方面着手:一是逐步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加大财政、税收在收入初次分配和再分配中的调节作用。创造条件让更多群众拥有财产性收入。二是深化垄断行业收入分配制度改革。三是坚决打击取缔非法收入,规范灰色收入,逐步形成公开透明、公正合理的收入分配秩序。 Read more of this post

在中国说真话难的另类版本

作者:何清涟 

最近,《清远日报》总编潘伟在2010年新年贺词中写下了自己的工作体验,比如“不惹麻烦的报纸才是最好的报纸”,“广告客户认为,有传播效应的报纸就是好的报纸。因此,广告多的报纸就是好的报纸”。此言论经过网络广为传播之后,这位奉行“不惹麻烦”原则的报纸总编立即让自己陷入了“麻烦”,各种斥责声充满网络。其中的主流意见当然是认为报纸“是喉舌,是窗口,理应坚持职业操守,方才符合报纸所承载的历史和时代责任感”,……如此云云,不一而足。 Read more of this post